“有白日梦也就够了”

来源:金羊网 作者:董改正 发表时间:2018-01-03 16:03

1886年5月15日,美国马萨诸塞州的小镇艾默斯特的一个老宅子里,一个名叫艾米利·狄金森的女人去世了,享年56岁。葬礼结束后,她的妹妹拉维妮雅发现了她一箱子的手稿,一千七百八十九首诗歌,她震惊了。她和家人决定要让整个世界都读一下这些诗歌。在他们的努力下,狄金森的选本诗歌接二连三地问世。

艾米利·狄金森被发现了,她的诗歌在世界各地流传,她天才的语言让人心灵震颤、宁静,她成为美国诗歌的象征。在纽约圣·约翰教堂开辟的“诗人角”中,入选的诗人只有惠特曼和狄金森,人们给她的献词是:“啊,杰出的艾米莉·狄金森!”

写出如此不朽作品的人,该有怎样的历练和磨难?并不是,她的履历极其简单。她的一生比门罗简单得多,她一直生活在老宅里,几乎足不出户。

年少的艾米利热爱大自然,优雅而长于交际,二十三岁时,她随父远游到华盛顿,在费城邂逅了已婚的华兹华斯,并情根深种,但无望的感情改变了她的人生。回来后她闭门谢客,剩下的三十多年里,她很少出门,终生未嫁,成为“艾默斯特的修女”。

当我们常常埋怨生活的逼仄时,当很多人向往并践行“在路上”的生活理念时,当我们将灵感的枯竭归于各种客观导致未能行万里路时,回看艾米利·狄金森,我们可以发现,当一个人内视时,她的内心世界可以有多么的宽广。她说:“我的生命太简单艰苦,以至于有人可能为此感到不安”。但她是怡然的,她说:“灵魂选择自己的伴侣,/然后,把门紧闭——/她神圣的决定——/再不容干预”。

现代科学告诉我们,果核里都有宇宙,其实比果核小得多的分子、原子、质子都是宇宙。当一个人走进自己的内心,他的生活尽量简朴,他的现实世界尽量简单,那么他的精神世界必然会广大。耶稣说:“你们要走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走进自己的,舍弃繁复诱惑,抛弃享受,是痛苦的,是窄门,但也是安静的灵魂之所,初窄而越行越宽,可以自给自足,达到丰美、圣洁、澄澈的大境界。梭罗如此,狄金森如此,卡夫卡如此,当生命简单成茅庐、夕阳下粼粼的湖水、清风、孤寂的月亮时,人才能最大限度地感知自己。

也有闹市的修行者,如耶稣、孔子等,可是在热闹和丰富之外,他们的内心世界更为宁静而盛大。成就他们大不朽的,是内心世界的华赡,是孤单造成的“清寂”之境,智慧不是在热闹里产生的。急智是应用型的,而真正的大智慧都是看似无用的。

狄金森的精神“清寂”弥补了俗世历练的不足,使她从纷繁的密如蛛网的世俗里脱身,直面精神和事物的本相,简单造成了精纯,所有金贵的东西都是简单的,都是“提纯”得到的。窄门里的路才是清寂的,她在自己的灵魂路上徜徉、踯躅,只要路上有一粒金子,也必然会为她发现。而行走在喧闹路上的人,即使有,又怎能发现?

我们越来越被每个极小时间单位里层出不穷的信息绑架,我们获取它,却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如此。当我们一年不看电视、不阅读报纸、不玩微信,我们是否还是现代人?仿效、跟风、害怕被淘汰等,都是焦虑而已,对热闹的跟随,也是焦虑而已。当现实世界忙碌的阳光透过老宅的采光玻璃照着这些安静的书稿时,它是否会惊讶于在它同样的照射下,竟有这样一个宁静的独立于现世的世界?

这样的世界是美的。如果没有,就造一个吧,像狄金森那样造一个:

要造就一片草原,只需一株苜蓿一只蜂,

一株苜蓿,一只蜂,

再加上白日梦。

有白日梦也就够了,

如果找不到蜂。

(董改正)

编辑:邱邱

“有白日梦也就够了”

金羊网2018-01-03 16:03:02

1886年5月15日,美国马萨诸塞州的小镇艾默斯特的一个老宅子里,一个名叫艾米利·狄金森的女人去世了,享年56岁。葬礼结束后,她的妹妹拉维妮雅发现了她一箱子的手稿,一千七百八十九首诗歌,她震惊了。她和家人决定要让整个世界都读一下这些诗歌。在他们的努力下,狄金森的选本诗歌接二连三地问世。

艾米利·狄金森被发现了,她的诗歌在世界各地流传,她天才的语言让人心灵震颤、宁静,她成为美国诗歌的象征。在纽约圣·约翰教堂开辟的“诗人角”中,入选的诗人只有惠特曼和狄金森,人们给她的献词是:“啊,杰出的艾米莉·狄金森!”

写出如此不朽作品的人,该有怎样的历练和磨难?并不是,她的履历极其简单。她的一生比门罗简单得多,她一直生活在老宅里,几乎足不出户。

年少的艾米利热爱大自然,优雅而长于交际,二十三岁时,她随父远游到华盛顿,在费城邂逅了已婚的华兹华斯,并情根深种,但无望的感情改变了她的人生。回来后她闭门谢客,剩下的三十多年里,她很少出门,终生未嫁,成为“艾默斯特的修女”。

当我们常常埋怨生活的逼仄时,当很多人向往并践行“在路上”的生活理念时,当我们将灵感的枯竭归于各种客观导致未能行万里路时,回看艾米利·狄金森,我们可以发现,当一个人内视时,她的内心世界可以有多么的宽广。她说:“我的生命太简单艰苦,以至于有人可能为此感到不安”。但她是怡然的,她说:“灵魂选择自己的伴侣,/然后,把门紧闭——/她神圣的决定——/再不容干预”。

现代科学告诉我们,果核里都有宇宙,其实比果核小得多的分子、原子、质子都是宇宙。当一个人走进自己的内心,他的生活尽量简朴,他的现实世界尽量简单,那么他的精神世界必然会广大。耶稣说:“你们要走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走进自己的,舍弃繁复诱惑,抛弃享受,是痛苦的,是窄门,但也是安静的灵魂之所,初窄而越行越宽,可以自给自足,达到丰美、圣洁、澄澈的大境界。梭罗如此,狄金森如此,卡夫卡如此,当生命简单成茅庐、夕阳下粼粼的湖水、清风、孤寂的月亮时,人才能最大限度地感知自己。

也有闹市的修行者,如耶稣、孔子等,可是在热闹和丰富之外,他们的内心世界更为宁静而盛大。成就他们大不朽的,是内心世界的华赡,是孤单造成的“清寂”之境,智慧不是在热闹里产生的。急智是应用型的,而真正的大智慧都是看似无用的。

狄金森的精神“清寂”弥补了俗世历练的不足,使她从纷繁的密如蛛网的世俗里脱身,直面精神和事物的本相,简单造成了精纯,所有金贵的东西都是简单的,都是“提纯”得到的。窄门里的路才是清寂的,她在自己的灵魂路上徜徉、踯躅,只要路上有一粒金子,也必然会为她发现。而行走在喧闹路上的人,即使有,又怎能发现?

我们越来越被每个极小时间单位里层出不穷的信息绑架,我们获取它,却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如此。当我们一年不看电视、不阅读报纸、不玩微信,我们是否还是现代人?仿效、跟风、害怕被淘汰等,都是焦虑而已,对热闹的跟随,也是焦虑而已。当现实世界忙碌的阳光透过老宅的采光玻璃照着这些安静的书稿时,它是否会惊讶于在它同样的照射下,竟有这样一个宁静的独立于现世的世界?

这样的世界是美的。如果没有,就造一个吧,像狄金森那样造一个:

要造就一片草原,只需一株苜蓿一只蜂,

一株苜蓿,一只蜂,

再加上白日梦。

有白日梦也就够了,

如果找不到蜂。

(董改正)

编辑:邱邱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