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对巴勒斯坦援助为何延迟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杨宁 陈秋圆 发表时间:2018-01-09 23:06

据英国路透社援引美国阿克西奥斯新闻网站5日的报道,特朗普政府已冻结一笔通过联合国机构向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援助的资金,涉及金额约1.25亿美元。但美国国务院官员表示,美方仍在慎重考虑,目前美国政府尚未决定是否要冻结或取消这笔援助,本月中旬将做出最终决定。

援助款项未到账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迄今尚未收到美国应于1月1日支付的援助款,发言人克里斯·冈尼斯表示,尚未得到美政府就该机构援助款相关决定的书面通知。

据悉,美国是该机构的最大捐助方,2016年承诺的援助款为3.7亿美元,其次是欧盟和沙特阿拉伯。阿克西奥斯新闻网站援引3名外交官的话报道说,这笔资金将一直冻结至特朗普政府完成对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援助情况的整体评估。

据美国驻耶路撒冷总领事馆网站介绍,自1994年签署“奥斯陆协议”以来,美国一直是巴勒斯坦的最大援助国。近年来,这一援助每年约为6亿美元,大致可以分为3类。一是美国国际开发署,这也是美国向世界各国提供援助的渠道。其次是对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法律和秩序的经济支持。第三是美国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支持。

美国彭博社分析,援助款项的延迟可能是象征性的,因为距离美国必须支付这笔款项还有几周时间。但延迟的做法本身,打破了以往的惯例,即这些基金在一年开始时及时交付。

美国总统特朗普2日表示,如果巴勒斯坦不重回巴以和谈的谈判桌,将取消对巴援助。对此,巴总统府发言人纳比勒·阿布·鲁代纳3日发表新闻公报说:“耶路撒冷不是用来出售的,无论是给黄金还是白银。”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则称美国的威胁是“政治敲诈”。哈马斯官员哈马德表示:“美国很明显在利用它的捐赠资金和影响力,来要挟这些主要是为巴勒斯坦难民服务的联合国机构。”

“1日援助款项未到账就是美国政府施压的表示,至于援助是否会取消,这取决于巴方是否改变立场”。复旦大学教授沈丁立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经济手段确实会对巴勒斯坦产生一定影响,巴内部各派的分歧可能会加深。”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所长孙德刚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认为,考虑到与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的整体关系,美国不会停止对巴援助,但是会推迟支付,不排除减少援助额度。他表示,“美国对巴援助款至今未到账,意味着美国在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打算把驻以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后,虽在伊斯兰世界和联合国备受指责,但仍我行我素,其特立独行的外交风格体现得淋漓尽致。”

巴以和谈难恢复

耶路撒冷问题是阻碍巴以和平进程的症结之一。美国《国会山报》报道,耶路撒冷受到穆斯林、基督教徒和犹太人的尊敬,美国长久以来一直避免对耶路撒冷的地位釆取立场,以维护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间和平谈判的可能性。

特朗普去年12月6日关于耶路撒冷问题的表态,改变了几十年来美国政府的政策,在中东地区和世界范围内掀起轩然大波。美联社报道,特朗普被巴勒斯坦人视为在冲突中最敏感的问题上与以色列站在一起。巴权力机构暂停了与特朗普政府的接触,巴总统阿巴斯表示,美国不再是中立的调解人,不能参与和平谈判。

此次威胁取消援助,则是特朗普近期挑动巴勒斯坦人敏感神经的续篇。沈丁立表示,“在如今的条件下,巴以和谈难以恢复,美国的施压只会适得其反。”《以色列时报》分析,巴勒斯坦人严重依赖国际援助,包括以色列在内的许多分析人士表示,援助有助于保持动荡地区的稳定,削减资金将使加沙已经非常紧张的局势“更糟糕”。

“特朗普试图通过切断援助来迫使巴勒斯坦参加巴以和谈,只是一厢情愿。”孙德刚表示,耶路撒冷关系到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的民族和宗教情感,无论是哈马斯还是法塔赫,都不会为得到美国援助而在原则问题上作让步。“更何况美国对巴援助并不具有垄断地位,其他国家同样提供了重要援助。”

在美巴关系恶化的同时,以色列则悄然加强对耶路撒冷的实际控制。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以色列议会2日通过一项法律修正案规定,以政府未来对于耶路撒冷地位立场的任何改变,都必须获得超过2/3议员支持,提高了此前须获过半数支持的门槛。分析人士认为,未来任何党派组成的以色列政府,倘若试图在和平谈判中就耶路撒冷地位问题作出任何让步,都将面临更多的困难。

“鉴于特朗普不能在巴以之间秉持公正,已失信于巴勒斯坦,加上以色列政府认为在美国支持下时间在自己一边,故巴以和平进程短期内难以取得重大进展。”孙德刚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巴方对中国、俄罗斯和欧盟发挥积极斡旋作用的期望值增高。

中东局势不太平

从2018年第一天开始,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在社交媒体上对中东局势不断发表强硬言论,在分别指责了巴基斯坦、伊朗等多个国家之后,把矛头指向了巴勒斯坦。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滕建群指出,如今特朗普重新激化巴以矛盾,除了考虑到可以借此给美国在中东的其他政策提供一些博弈“工具”,也有美国国内政治领域的考量。

特朗普担任总统后,奉行“美国优先”的外交政策。孙德刚认为,为迎接今年的中期选举、获得保守派和亲以势力的支持,特朗普在中东依靠“双子塔”:在海湾地区以沙特为“桥头堡”,遏制伊朗;在东地中海地区视以色列为“桥头堡”,遏制哈马斯和真主党。为此,特朗普宣布在以色列的柔性军事存在将升级为刚性军事基地;在外交上顶住国际社会压力,维护以色列利益,以保护美国利益。

沈丁立则表示,近来美国的中东政策反映出特朗普政府的利益交换习惯,“你拿我钱,就必须听话。”这种做法,“令世界反感”,从而削弱了美国对世界的影响力和领导力。

展望未来,孙德刚认为美国在巴以问题上将继续执行“轻巴重以”、“抑巴扶以”政策,美巴关系将持续恶化,巴以问题恐将继续被边缘化。

在滕建群看来,在军事上消灭了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之后,2018年美国的中东政策主要会集中在应对地区大国伊朗以及在中东影响力呈现扩大势头的俄罗斯。巴以问题,似乎现阶段还不是美国在中东亟待解决的矛盾。

巴勒斯坦问题是中东问题的热点之一,孙德刚指出,该问题长期得不到和平公正解决,将会引发其他地区热点问题,并和中东教派争端、阿以关系、反恐问题等相互交织,使未来中东局势发展更具不确定性。从长远来看,美国和以色列的利益也会受到损害,对世界的和平和发展也不利。(杨宁陈秋圆)

编辑:mumu

美对巴勒斯坦援助为何延迟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8-01-09 23:06:31

据英国路透社援引美国阿克西奥斯新闻网站5日的报道,特朗普政府已冻结一笔通过联合国机构向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援助的资金,涉及金额约1.25亿美元。但美国国务院官员表示,美方仍在慎重考虑,目前美国政府尚未决定是否要冻结或取消这笔援助,本月中旬将做出最终决定。

援助款项未到账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迄今尚未收到美国应于1月1日支付的援助款,发言人克里斯·冈尼斯表示,尚未得到美政府就该机构援助款相关决定的书面通知。

据悉,美国是该机构的最大捐助方,2016年承诺的援助款为3.7亿美元,其次是欧盟和沙特阿拉伯。阿克西奥斯新闻网站援引3名外交官的话报道说,这笔资金将一直冻结至特朗普政府完成对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援助情况的整体评估。

据美国驻耶路撒冷总领事馆网站介绍,自1994年签署“奥斯陆协议”以来,美国一直是巴勒斯坦的最大援助国。近年来,这一援助每年约为6亿美元,大致可以分为3类。一是美国国际开发署,这也是美国向世界各国提供援助的渠道。其次是对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法律和秩序的经济支持。第三是美国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支持。

美国彭博社分析,援助款项的延迟可能是象征性的,因为距离美国必须支付这笔款项还有几周时间。但延迟的做法本身,打破了以往的惯例,即这些基金在一年开始时及时交付。

美国总统特朗普2日表示,如果巴勒斯坦不重回巴以和谈的谈判桌,将取消对巴援助。对此,巴总统府发言人纳比勒·阿布·鲁代纳3日发表新闻公报说:“耶路撒冷不是用来出售的,无论是给黄金还是白银。”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则称美国的威胁是“政治敲诈”。哈马斯官员哈马德表示:“美国很明显在利用它的捐赠资金和影响力,来要挟这些主要是为巴勒斯坦难民服务的联合国机构。”

“1日援助款项未到账就是美国政府施压的表示,至于援助是否会取消,这取决于巴方是否改变立场”。复旦大学教授沈丁立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经济手段确实会对巴勒斯坦产生一定影响,巴内部各派的分歧可能会加深。”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所长孙德刚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认为,考虑到与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的整体关系,美国不会停止对巴援助,但是会推迟支付,不排除减少援助额度。他表示,“美国对巴援助款至今未到账,意味着美国在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打算把驻以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后,虽在伊斯兰世界和联合国备受指责,但仍我行我素,其特立独行的外交风格体现得淋漓尽致。”

巴以和谈难恢复

耶路撒冷问题是阻碍巴以和平进程的症结之一。美国《国会山报》报道,耶路撒冷受到穆斯林、基督教徒和犹太人的尊敬,美国长久以来一直避免对耶路撒冷的地位釆取立场,以维护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间和平谈判的可能性。

特朗普去年12月6日关于耶路撒冷问题的表态,改变了几十年来美国政府的政策,在中东地区和世界范围内掀起轩然大波。美联社报道,特朗普被巴勒斯坦人视为在冲突中最敏感的问题上与以色列站在一起。巴权力机构暂停了与特朗普政府的接触,巴总统阿巴斯表示,美国不再是中立的调解人,不能参与和平谈判。

此次威胁取消援助,则是特朗普近期挑动巴勒斯坦人敏感神经的续篇。沈丁立表示,“在如今的条件下,巴以和谈难以恢复,美国的施压只会适得其反。”《以色列时报》分析,巴勒斯坦人严重依赖国际援助,包括以色列在内的许多分析人士表示,援助有助于保持动荡地区的稳定,削减资金将使加沙已经非常紧张的局势“更糟糕”。

“特朗普试图通过切断援助来迫使巴勒斯坦参加巴以和谈,只是一厢情愿。”孙德刚表示,耶路撒冷关系到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的民族和宗教情感,无论是哈马斯还是法塔赫,都不会为得到美国援助而在原则问题上作让步。“更何况美国对巴援助并不具有垄断地位,其他国家同样提供了重要援助。”

在美巴关系恶化的同时,以色列则悄然加强对耶路撒冷的实际控制。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以色列议会2日通过一项法律修正案规定,以政府未来对于耶路撒冷地位立场的任何改变,都必须获得超过2/3议员支持,提高了此前须获过半数支持的门槛。分析人士认为,未来任何党派组成的以色列政府,倘若试图在和平谈判中就耶路撒冷地位问题作出任何让步,都将面临更多的困难。

“鉴于特朗普不能在巴以之间秉持公正,已失信于巴勒斯坦,加上以色列政府认为在美国支持下时间在自己一边,故巴以和平进程短期内难以取得重大进展。”孙德刚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巴方对中国、俄罗斯和欧盟发挥积极斡旋作用的期望值增高。

中东局势不太平

从2018年第一天开始,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在社交媒体上对中东局势不断发表强硬言论,在分别指责了巴基斯坦、伊朗等多个国家之后,把矛头指向了巴勒斯坦。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滕建群指出,如今特朗普重新激化巴以矛盾,除了考虑到可以借此给美国在中东的其他政策提供一些博弈“工具”,也有美国国内政治领域的考量。

特朗普担任总统后,奉行“美国优先”的外交政策。孙德刚认为,为迎接今年的中期选举、获得保守派和亲以势力的支持,特朗普在中东依靠“双子塔”:在海湾地区以沙特为“桥头堡”,遏制伊朗;在东地中海地区视以色列为“桥头堡”,遏制哈马斯和真主党。为此,特朗普宣布在以色列的柔性军事存在将升级为刚性军事基地;在外交上顶住国际社会压力,维护以色列利益,以保护美国利益。

沈丁立则表示,近来美国的中东政策反映出特朗普政府的利益交换习惯,“你拿我钱,就必须听话。”这种做法,“令世界反感”,从而削弱了美国对世界的影响力和领导力。

展望未来,孙德刚认为美国在巴以问题上将继续执行“轻巴重以”、“抑巴扶以”政策,美巴关系将持续恶化,巴以问题恐将继续被边缘化。

在滕建群看来,在军事上消灭了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之后,2018年美国的中东政策主要会集中在应对地区大国伊朗以及在中东影响力呈现扩大势头的俄罗斯。巴以问题,似乎现阶段还不是美国在中东亟待解决的矛盾。

巴勒斯坦问题是中东问题的热点之一,孙德刚指出,该问题长期得不到和平公正解决,将会引发其他地区热点问题,并和中东教派争端、阿以关系、反恐问题等相互交织,使未来中东局势发展更具不确定性。从长远来看,美国和以色列的利益也会受到损害,对世界的和平和发展也不利。(杨宁陈秋圆)

编辑:mumu
新闻排行版